蚂蚁集团增资背后:互联网小贷挥别高杠杆

时间:2021-10-13 10:08编辑:未知

实则降杠杆

针对注册资本变更一事,蚂蚁集团回话北京商报记者称,此举主如果依据有关监管规定及公司经营进步需要,蚂蚁集团增加了注册资本金,为公司后续进步预留更大空间。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蚂蚁集团上一轮增资发生在2021年6月底:在增资约2.5亿元后,当时蚂蚁集团的注册资金变更为237.79亿元,而此次再度大举增资,引发业内人士的关注。

一方面,蚂蚁集团此次增资主如果为合规需要。近年来,蚂蚁集团迅速扩张的主线业务逻辑是构建闭环生态,以支付业务作为超级流量入口,以现金管理业务达成资金留存,以消费信贷业务完成商业变现。

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金天看来,消费信贷业务是蚂蚁集团非常重要的盈利出处,但此前蚂蚁集团拓展有关业务主要基于互联网小贷公司牌照进行联合贷,其存在的经营风险和合规缺陷是杠杆率过高,如出资比率只有1%-2%,等于用200多亿元资本金撬动了近2万亿元的信贷规模。

“根据去年下半年以来的整治方向,在单笔联合贷款中,经营互联网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出资比率不能低于30%,这为蚂蚁集团现有业务模式提出了很大挑战,因此需要蚂蚁集团迅速增资,满足存量及更多增量业务的监管需要。”金天称。

金融科技范围研究职员、南开大学金融学院博士陈扬同样指出,蚂蚁集团增资主如果在满足监管需要的条件下进行正常的业务扩张。2021年末小贷业务新监管方法对蚂蚁集团等金融企业的资本、运营与风控需要有了进一步提升,蚂蚁集团此次增资是为充分满足合规经营迈出的要紧一步,但距离完全满足监管需要还有一段距离。

2021年末,银保监会、央行发布《互联网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方法》,对蚂蚁集团影响最大的几条包括,第一是通过银行借款、股东借款等非标准化筹资形式融入资金的余额不能超越其净资产的1倍;第二是通过发行债券、资产证券化商品等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形式融入资金的余额不能超越其净资产的4倍;第三是在单笔联合贷款中,经营互联网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企业的出资比率不能低于30%。

在陈扬看来,前述第一条从贷款资金出处上做了严格规定,第二条对蚂蚁集团的要紧流动性补充途径——ABS做了严格限制,第三条对蚂蚁集团的贷款业务模式进行了重新规范,非常大程度上约束了其贷款业务高速扩张。因此,蚂蚁集团此次增资主要也是对以上三条监管需要的回话。

“现在蚂蚁集团的业务还在持续不断地调整以应付监管的硬性需要,相较于旗下消金公司或小贷公司层面的增资,在集团层面补充经营资金更有益于公司整体决策和运营。”陈扬称。

易观高级剖析师苏筱芮同样称,蚂蚁集团自己增资,有益于通过增加注册资本金来增强整体实力与抵御风险的能力,为其后续在监管框架内稳步前行奠定好根基。在她看来,蚂蚁集团此次增资行为或释放出一个信号,即后续其他网络巨头旗下的金科集团或也将出现进一步增资的举动。

身处舆论焦点的蚂蚁集团,再迎重大工商变更。十月11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蚂蚁集团的注册资本日前完成新一轮变更:由237.79亿元增加至350亿元,增资幅度约为47%,核准日期为2021年9月30日。除去注册资本金变动外,记者还注意到,蚂蚁集团9月30日还发生了一系列高级管理职员备案变更和资金投入人备案变更。其中,高级管理职员胡晓明职位由总经理变更为董事,井贤栋新增总经理职位备案。

资本公积转增股本有什么深意

应该注意的是,此次增资中,蚂蚁集团特别提到,“此次注册资本的变动源于资本公积转增股本,公司并没有进行市场化筹资,无新增资金投入者”。

蚂蚁集团此次增资,通过资本公积转增股本是何考虑?金天指出,在现在监管政策环境下,蚂蚁集团市场化筹资将带来更多不确定性,因此更多会考虑在阿里生态内寻求支持;与此同时,阿里和蚂蚁集团也需要重新评估其在整体生态内的价值定位,即支付业务与消费信贷、财富管理等业务断开强绑定关系后,商业模式需要怎么样更好地重塑。

陈扬则觉得,蚂蚁集团此举也或是在为重启IpO铺路。虽然2021年以来依据监管需要,蚂蚁集团的放贷规模随杠杆率降低有所减少,但仍可以预计到将来蚂蚁集团为了充分满足监管规定并重启IpO进程,可能进行进一步增资。陈扬猜测,此次增资并未吸收市场资金投入者,也在一定量上体现了蚂蚁集团保护股东、债权人权益的态度和将来重返IpO的决心。

现在,蚂蚁集团业务正在逐项依据监管需要转型,就在前不久,其“花呗”业务全方位接入央行征信。

在陈扬看来,将来,蚂蚁集团其他业务如“借呗”等本质上是小贷或消金的金融业务,也都应充分与央行监管和征信系统对接。除此之外,蚂蚁集团还应继续关注对增量业务的严格审批,与对存量业务的充分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