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力煤期货部分合约十月8日当晚夜盘起推行买卖限额

时间:2021-10-13 13:39编辑:未知

有什么影响?

2021年8月17日,国家发改委印发《2021年上半年各区域能耗双控目的完成状况晴雨表》显示,现在全国节能形势十分严峻。

上半年,青海、宁夏、广西、广东、福建、新疆、云南、陕西、江苏9个省能耗强度同比不降反升,达一级预警;浙江、河南、甘肃、四川、安徽、贵州、山西、黑龙江、辽宁、江西10个省上半年能耗强度减少率未达到进度需要,达二级预警。

在上半年“双控”目的完成状况出炉后,各地愈加快节奏推进能耗双控举措。最近多地能耗双控趋严,钢铁、有色、化工、纺织等耗能行业生产遭到肯定影响,纷纷减产或停产。9月29日,沧州大化发布通知称,受电、煤提供紧张影响,公司TDI装置生产存外采蒸汽断供风险。

除去沧州大化外,还有多家上市公司回话限电影响。其中,万安科技表示,公司及子公司开始实行限电政策;楚江新材表示,限电政策推行预计对公司产销售量产生肯定影响;柳化股份表示鹿寨分公司预计停产至9月30日;德尔将来称公司及部分子公司临时限产停产。

董晓宇表示,“能耗双控政策致使大多数行业限产停产,会对制造业产能导致肯定影响和商品市场价格的波动”。

万联证券在研报中指出,化工行业不少细分范围均是高耗能行业,本次能耗双控升级管控导致化工企业开工受限,化工品提供收紧,因此迎来了一波涨价潮。但事实上,因为开工受限提供量大幅缩减,容易致使化工品出现有价无市的现象。

平安证券在研报中表示,限电限产增加了大多数工业制造产业的营业额不确定性,其中,上/中游传统行业面临落后产能淘汰和先进产能受影响较小的分化,中下游制造业可能面临本钱上涨或上游商品延迟出货的重压。从中长期来看,“碳中和”下能源结构绿色化转型将加强风电、光伏、储能等绿电新基建需要。

郑商所9月30日发布公告,决定自2021年十月8日当晚夜盘买卖时起,非期货公司会员或者顾客在动力煤期货2204、2205、2206、2207、2208及2209合约上单日开仓买卖的最大数目为500手,在动力煤期货2110、2111、2112、2201、2202及2203合约上单日开仓买卖的最大数目仍为100手。

对于首次超越买卖限额的非期货公司会员或者顾客,郑商所需要报告有关状况并采取中止开仓高于5个买卖日的监管手段。累计2个买卖日超越买卖限额的,郑商所将采取中止开仓高于1个月的监管手段。情节紧急的,根据有关规定处置。

专家三方面分析限电背后是什么原因

最近,多个省份出现“拉闸限电”现象。受用电高峰期、“能耗双控”影响,最近多地用电负荷骤增,9月以来,国内已有云南、江苏、广东等多个省区颁布了力度不等的停电、限电手段。

日前,《证券日报》记者采访多位专家,从为什么限电、限电影响、怎么样应付三个角度深度分析限电背后的“秘密”?

怎么样应付?

伴随限电消息的不断发酵,国家发改委就今冬明春能源保供表示,将多措并举加大供需调节,确保今冬明春能源稳定提供,确保居民用能安全。

董晓宇表示,今年出现的状况是全球疫情持续、经济复苏背景下偶发原因与能源结构调整转型必然走向的叠加,将来应防止这种问题第三出现。一是要兼顾好经济增长与能耗双控的辩证关系,处置好勉励目的和约束目的的协调性、统一性;二是加强相机决策调控机制的灵活性、预见性、统筹性;三是继续深化市场化改革节奏,加强对能源商品价格机制的改革,打造起能源随市场供应求购变化的传导机制。

在柏文喜看来:“国家应该深化改革来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功能,以价格引导达成电力市场的供应求购平衡问题,同时政府也要以适合的方法与方法譬如以国储煤炭来进行必要的当令干涉,如此才能在将来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胡麒牧指出,“将来要从供给需要两侧同时发力。供给侧一方面要保供稳价,另一方面要大力进步新能源,将来国内电力提供将着眼于风电、光伏发电、水电等绿色能源范围;需要侧一方面要抑制不合理需要,另一方面要提高能源借助效率,最后目的是完成降碳目的,达成绿色进步”。

为什么限电?

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截至8月底,全国发电装机容量22.8亿千瓦,同比增长9.5%。发电量构成中,火力发电占比73%,水力发电占比12.47%。

中关村进步集团高级专家、中国能源研究会政策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董晓宇对记者表示,今年限电政策的推行,容易来讲就是电力供给端出了问题,核心是电力供给与需要曲线相背离。

一是煤炭价格上涨后导致火电企业发电本钱增加、甚至亏损,火电企业发电意愿不强,火电出力不足,直接致使电力供给不足;二是国内经济复苏较快、疫情防控得力,集中了全球生产提供链的巨大产能,电力需要增长过快与供给的矛盾产生的剪刀差愈加大;三是能源结构调整过程中地方政府对碳达峰、碳中和政策贯彻有肯定偏差,在不拥有新能源与传统能源切换条件下就对能耗双控推行容易加码。

除去与电力紧张、煤价上涨有关外,部分省份的限电停产与能耗双控不无关系。

中钢经济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胡麒牧对记者说道:“限电是落实能耗双控目的的具体手段之一,主要针对制造业,是一种能源刚性约束,但在实行过程中一些地方把限电范围扩大到居民生活用电,影响了民生,这事实上是有悖这项政策初衷的。”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觉得,“多地颁布限电政策,一方面是电煤提供紧张和煤电价格冲突导致的,另一方面也是环保、去产能等各项政策颁布与实行的不配套不系统导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