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证券280亿配股逼出65亿巨额计提损失详细情况

时间:2021-08-18 13:54编辑:未知

导读:此次修订后的配股预案则表示,50亿增加对子公司投入的募筹资金,将主要投向中信资管和中信期货两家子公司。

中信证券280亿配股计划再做修订。

8月16日,中信证券连发四份通知,对公司配股公开发行证券预案进行修订,并同时回答了证监会对公司配股的项目审查反馈建议。

对比来看,修订后的中信证券配股预案,特别明确了募筹资金中“增加对子企业的投入”的具体状况,拟将低于50亿元用于增加中信资管和中信期货的投入。

50亿配股资金投向资管、期货子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中信证券全资拥有中信证券国际公司、金石资金投入公司、中信证券资金投入公司、中信期货公司、中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中信证券华南股份公司等一级子公司,控股华夏基金管理公司,并正在筹措准备设立全资资产管理子公司中信证券资产管理公司。

今年2月第一次公布的280亿配股预案中,中信证券即表示拟低于50亿元募筹资金用于增加对子企业的投入。但对于具体的资金投入方向并未明确,只表示“向中信证券国际等子公司提供资金支持”。

而此次修订后的配股预案则表示,50亿增加对子公司投入的募筹资金,将主要投向中信资管和中信期货两家子公司。

对此,有国内中小券商非银剖析师觉得,中信证券着重对中信资管和中信期货两家子公司提供资金支持,反映的是公司对于财富管理业务和场外衍生品业务的看重。

近年来,证券公司设立资管子公司、发力财富管理业务的案例数见不鲜。天风证券首席非银剖析师夏昌盛就表示,2021年,源于公募基金、私募股权基金、券商资管等券商大资管业务的进步,已成为券商营业额增长点。

今年2月21日,中信证券也宣布拟设立全资资管子公司。由公司董事会赞同出资低于30亿元,将来该子公司设立后,将承继中信证券的证券资产管理业务,并将当令申请公募牌照。

“资管业务是受托资产管理业务和母企业的投行、销售等业务有肯定的利益冲突,所以通常鼓励成立的独立子公司单独运营,防止和母企业的利益冲突,另外一个资管成立的独立子公司也是和基金公司在一样的治理结构上角逐。”采访中,有国内中小券商资管业务有关负责人称,券商设立资管子公司是大势所趋。

而在恒泰证券私人财富总部负责人王莽看来,肯定意义上,财富管理可以理解为资产管理的降维。换言之,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都是买方业务,只不过闭环的链路上,资管的路径更短,它的经验可以被财富管理所借鉴。

除财富管理业务转型外,券商场外衍生品业务也是行业内炙手可热的业务之一。

从证券业协会公布的6月券商场外衍生品业务数据来看,在经历了连续两月新增规模环比降低后,6月份收益互换新增规模达3795亿元,环比大涨34.2%,创历史新高,带动当月场外衍生品新增规模创历史新高,当月场外衍生品新增规模达6601亿元,环比大涨16.5%。

伴随场外衍生品业务对券商营业额的提高效应愈发凸显,场外衍生品已成为券商业务进步重点,叠加场外期权买卖商清单持续扩容,市场角逐愈发激烈,加上部分中小券商为抢占市场份额采取相对激进的经营方案,使得场外衍生品行业集中度降低。

“国内多数期货公司做的还是产品场外衍生品业务,不过在场外期权市场确实可以跟券商的场外衍生品业务协同起来。”有北京区域券商系期货公司高管指出,现在银河证券、华泰证券旗下期货子公司即在与券商母公司在场外衍生品业务上协同合作,中信证券此时加强对期货子企业的投入可能也有如此的考量。

280亿配股逼出65亿巨额计提损失详细情况

在更新配股预案的同时,中信证券也回话了监管对公司此次配股计划的问询。其中中信证券2021年巨额计提一事第三被监管抛出问询。

早在2021年十月30日,中信证券就发布计提资产减值筹备的通知,拟计提各项资产减值筹备合计人民币50.27亿元,同比增长593.84%,超越公司2021年度经审计净收益的10%,降低净收益人民币37.72亿元。截至2021年底,中信证券计提信用减值再增15亿,至65.81亿元,同比增247.89%。

对此中信证券此前仅简要表示,巨额计提损失主要因买入返售金筹资产和融出资金信用减值损失计提增加。而面对监管问询,中信证券此次的回复更为细致。

其中,对于买入返售金筹资产减值筹备余额一项,中信证券称,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公司买入返售金筹资产减值筹备余额为80.39亿元,较2021年底增长163.93%,重要原因系受新冠疫情和资本市场波动波动的影响,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部分项目信用风险显著上升,保持担保比率明显降低,违约项目增加。

同样在新冠疫情和资本市场波动波动影响下,中信证券称公司融出资金业务部分项目信用风险显著恶化,导致2021年融出资金减值筹备余额为15.34亿元,同比增长98.52%。

除此以外,2021年中信证券融出证券减值筹备余额也出现大幅增加,达到1亿元规模,相比之下2021年公司融出余额仅有205.54万元。这一较大幅度增长与公司两融业务在2021年的进步密不可分,数据显示,中信证券融出证券规模从2021年的6.73亿元上涨至2021年的311.31亿元。对此,公司表示“该部分融出证券无违约状况”。其余的其他债权资金投入减值筹备、应收款项和其他应收款的减值计提则相对占比较小。

大股东全额认购为配股云筑网

事实上,此次中信证券280亿配股已引来了多方关注。因为配股是向老股东进行筹资的行为,对于持股中信证券的资金投入者而言,配股无异于强迫自己掏出真金白银,不参与配股就意味着手中所持有些权益将会被摊薄。因而中信证券280亿的天量配股在市场激起了很大的反响。

3月1日,在宣布配股计划后的首个买卖日,前期已受市场波动影响出现“12连跌”的中信证券股价即出现跳水,当日暴跌5.98%。而从更长维度来看,自中信证券发布配股计划后,公司股价一直在低位区间震动。截至8月17日收盘,公司股价已在5个多月间累计下跌了12.25%。

为挽救低迷股价,今年6月,中信证券第一大股东中国中信公司即承诺将以现金方法全额认购本公司配股策略确定的可获配股份,此前中国中信公司还曾通过集中推广竞价买卖方法合计增持公司1.56亿股H股股份。

另外,8月5日,中信证券第二大股东广州越秀金融控股集团股份公司也发布了关于拟增持中信证券股份的通知,称将斥资23亿元港币或等值人民币增持中信证券,这也是越秀金控本年度第二次增持中信证券。

在北京区域券业人士看来,股东方屡屡增持一方面是为了维护中信证券持续低迷的股价,另一方面也是趁股价较低布局的一轮资金投入,可以理解为变相的股份回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