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多亿!保险公司出现紧急“气血不足”

时间:2021-10-13 10:02编辑:未知

资本金可以说是险企的“弹药库”,险企提高偿付能力充足率、扩展业务都不能离开资本的支持。十月十日,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今年以来,已有24家险企对外披露增资、扩股计划,拟增资、扩股总额超344亿元,远高于去年同期的196亿元。

除去增资扩股外,险企也在密集发债,今年已有16家险企发行资本补充债,发债规模合计526亿元,略低于去年同期的573亿元。年初到今天,险企计划“补血”总额已超870亿元。

多重原因叠加倒逼“补血”

业内人士剖析,偿付能力下滑是险企“补血”的最重要原因。

银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二季度末,纳入会议审议的179家保险公司平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43.7%,平均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31%,相比于一季度,两项指标均降低了3个百分点。具体到公司层面,约六成险企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较一季度出现了下滑的状况。

偿付能力可以说是险企的生命线,一家偿付能力达标的保险公司,需要同时满足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高于50%、 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高于100%、风险综合评级在B类及以上三个条件。假如险企的偿付能力不达标,银保监会会采取监管谈话、限制高管薪资乃至接管、申请破产等监管手段。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今年计划增资扩股的险企中,多家公司在有关通知中明确表示,是出于偿付能力的考量进行增资扩股,如利宝保险、德华安顾人寿等。

还有部分偿付能力不达标的公司,通过增资扩股等方法“救急”,如安心财险、渤海财险等。以安心财险为例,截至二季度末,该企业的综合、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275.15%,风险综合评级为D。6月23日,安心财险通知称,拟引入江苏华远、威达控股,分别增资6.1亿元、0.9亿元。

险企计划增资发债,总是还受其他原因影响。“严监管的趋势、行业进步整体环境的改变与业务进步的影响,都增加了对偿付能力和实质资本的需要。险企设法多方增资,以增强企业的偿付能力和承保能力。”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保险研究所研究员张俊岩如是表示。

朱少杰也觉得,因受经济增长放缓、疫情反复抑制保险需要、加盟人掉落率高等原因的综合影响,寿险业保费增速放缓,上市险企新单、新业务价值出现负增长,寿险公司常见面临较大的经营重压。财险业受汽车保险综合改革影响,汽车保险业务“降价、增保”明显,险企的承保收益遭到挤压,除头部险企有盈利外,中小险企多数亏损。加之偿二代二期工程马上推出,偿付能力监管需要趋严。为此,险企需要增加资本金,来提升公司偿付能力和抵御风险能力。

朱少杰剖析称,偿二代二期工程的推行,对于险企而言,将会提升最低资本的计提需要、规范了实质资本的计量标准。对于存在业务结构不合理、资产负债匹配管理能力弱、资金投入途径侧重非基础性资产、公司治理不健全等问题的险企会面临偿付能力充足率降低的重压较大,有必要提前布局,筹备资金来提高自己的偿付能力。

为以后进步蓄力也是部分险企增资是什么原因。一位保险行业资深从业职员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依据“十四五”纲要规划,保险市场要在2025年进入万亿级蓝海市场,健康险市场规模将达到2万亿元,养老险市场规模将达到6万亿元。险企进行增资,与将来保险行业广阔的进步前景不无关系,或是在为将来的业务扩展提前布局。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现在正是保险行业转型阵痛期,仅靠增资扩股发债非常难从根本上破解险企资本困局。提高自己“造血”能力才是险企长久进步之根本。

朱少杰表示,对于经营效益好的险企,还可以通过资本公积、留存收益等内源性筹资途径增加资本金。

“险企也可以通过发行优先股、应对资本、保单责任证券化商品等来缓解资本不足问题。甚至,险企还可以和再保险公司签订财务再保险计划,来防范因赔付支出过大而损耗公司资本金的问题。”朱少杰补充表示。

中小险企成增资扩股发债主力

年内保险行业资本补充动作频繁,多家险企开启了“补血”计划,企图通过增资、扩股、发债等方法引入资金,从“补血”主体来看,以中小险企居多。

具体来看,今年披露增资扩股计划的险企中,有17家险企选择在原有股东范围内进行增资,包括君龙人寿、中华联合人寿、利宝保险等,拟增资总额约154亿元;7家险企拟引入策略资金投入者资金投入,如中邮人寿、中韩人寿等,计划募资总额为193亿-233亿元。

从增资额来看,数目最大的是中邮人寿,该公司拟增资120.33亿元;第二是平安健康险,拟增资26亿元。

除去增资扩股外,发行资本补充债券也是险企热衷的“补血”方法。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今年来已有16家险企发行资本补充债,发债规模合计526亿元,远高于增资扩股总额。

为什么险企更偏好发债?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保险学专家朱少杰表示,相对于股权增资,发债不会稀释股东的利益,不会改变股权结构。除此之外,发债增资的审批标准要低,发行程序更容易,周期更短。

部分险企表现出了对资本过分渴求,扩股发债同时进行,如长城人寿不只计划引入新股东,拟增资10亿-50亿元,还先后两次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总发债金额达25亿元。

北京商报记者就增资扩股进度、发债缘由等问题采访长城人寿,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险企选择了更为特殊的资本补充方法,如同意股东直接捐赠,股东捐赠的资金可以计入资本公积,提高险企的偿付能力。今年以来,鼎诚人寿和复星联合健康险均采取了这种方法提高偿付能力,分别同意股东现金捐赠5亿元、6.5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