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单Y”变“双Y” 广东研究深圳与港珠澳大桥打通 超2万亿交通“十四五”规划出炉

时间:2021-10-13 13:21编辑:未知

深圳有望与港珠澳大桥连接!

广东人民政府办公厅日前发布的《广东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十四五”进步规划》提出,研究深圳经港珠澳大桥至珠海、澳门通道,更好发挥港珠澳大桥用途,这意味着“十四五”期间,深圳与港珠澳大桥连接事宜提上议程。

港珠澳大桥是粤港澳三地合作共建的超大型跨海通道,跨越伶仃洋,现在东接香港,西接珠海和澳门,总长约55公里,设计使用年限120年,总资金投入约1200亿元人民币,筹措准备和建设前后历时达十五年,于2021年十月开通营运。

《规划》提及深圳的逾130处,除研究深圳经港珠澳大桥至珠海、澳门通道外,还包括研究广州至深圳高铁新通道;加快推进深圳至江门铁路建设;研究论证以铁路功能为主的伶仃洋通道,谋划深圳至中山城际铁路;规划研究港深西部快轨等。

《规划》指出,抓住粤港澳大湾区和深圳中国特点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双区”建设重大机会,加快健全粤港澳大湾区交通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增强广州-深圳双城联动的国际综合交通枢纽功能,拓展大湾区对外运输通道,增强“双区”聚集辐射能级。

为此,“十四五”期间,广东将安排交通基础设施重大项目资金投入约20020亿元。

港珠澳大桥有望从“单Y”变“双Y”

“研究深圳经港珠澳大桥至珠海、澳门通道”,短短一句话意味着港珠澳大桥有望通过改造,从“单Y”变成“双Y”。

事实上,港珠澳大桥建设前,就曾有过“单Y策略”和“双Y策略”之争。其中,“双Y”指港珠澳大桥东边连接香港和深圳,西边连接珠海和澳门;“单Y”也即实质实行的策略,西边连接珠海和澳门,东边仅连接香港。

港珠澳大桥确定“单Y”策略后,将“单Y”变“双Y”的呼声此起彼伏。深圳革新进步研究院2021年发布的《关乎将来深港外贸交通进步的十大建议》中即提到“争取港珠澳大桥‘单Y’变‘双Y’,提升大桥经济、社会效益”。该研究院觉得,“单Y”策略下,港珠澳大桥被觉得是一座将深圳“排除在外”、“与深圳人民关系不大”的桥,没连接深圳的港珠澳大桥,将来将是一座“空桥”,用率低下。对此,该研究院建议,应将原来缺掉的一个“Y”再补上去,如此又增加一条深港外贸通道,对加大深圳同珠江西岸珠海、澳门的合作都有长远的意义。

时隔4年,“双Y”策略被正式纳入《规划》。《规划》在加大与港澳交通衔接方面指出,研究深圳经港珠澳大桥至珠海、澳门通道,更好发挥港珠澳大桥用途。

逾130处涉及深圳规划研究港深西部快轨

记者注意到,《规划》提及深圳的逾130处。

在加大粤港澳交通衔接方面,除研究深圳经港珠澳大桥至珠海、澳门通道外,《规划》还提出加快深圳东部过境公路建设,规划研究港深西部快轨;推进达成内地高铁、城际铁路与澳门轻轨在珠海站、横琴站便捷衔接,粤澳新通道连接通道与广珠城际铁路在珠海站内连接,支持澳门融入国家铁路互联网;推进皇岗口岸重建与罗湖、深圳湾、沙头角等口岸改造升级,研究湾仔河底人行隧道口岸,健全口岸交通集散互联网,达成与港澳更便捷联通。

其中,“港深西部快轨”在9月13日深圳召开的推进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建设媒体发布会上也被提及,称要加快推进港深西部铁路等重大项目规划建设,构建多层次深港外贸复合通道。

据了解,深港西部快轨包括三部分,分别是连接香港国际机场和深圳宝安国际机场的主线;连接深圳西部及新界西北的跨界支线;与连接新界西北及北大屿山的香港当地支线。

除加大粤港澳交通衔接方面外,《规划》提及深圳的部分还包括:研究广州至深圳高铁新通道,建设广深、广珠快捷走廊,结合深圳至江门铁路同步建设广珠城际铁路中山联络线,形成珠海经南沙至深圳的环珠江口直连铁路通道;推进深圳至江门铁路、佛莞城际铁路、中南虎城际铁路等铁路通道建设,研究论证以铁路功能为主的伶仃洋通道,谋划深圳至中山城际铁路;拓展深圳机场码头水上高速客运航线,塑造深圳机场面向大湾区的海空联运互联网等;推进皇岗口岸重建与罗湖、深圳湾、沙头角等口岸改造升级等。

加快健全大湾区交通基础设施互联互通

加快健全大湾区交通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规划》的一大核心。《规划》指出,大通道大枢纽策略承载能力有待加大,具体包括高标准沿海大通道尚未形成,大湾区北向通道能力趋于紧张,联通西南区域快捷货运铁路通道有待打通;东西两翼连通内陆的运输通道还需加快建设;广州、深圳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的全球影响力有待提高,汕头、湛江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建设还需加快;机场群国际运输互联网通达程度不高,港口群现代航运服务进步相对滞后。

除此之外,粤港澳大湾区跨珠江口通道能力仍然紧张,城际铁路网站建设设有待加快,高速公路部分路段拥堵问题较为突出;都市圈一体化交通网尚未形成,轨道交通通勤功能有待加大等。

《规划》提出,围绕构建新进步格局策略支点和“一核一带一区”地区进步格局,推进综合交通枢纽和综合运输通道建设,加快形成以粤港澳大湾区为中心,汕头、湛江、韶关为极点,轴带支撑、多向联通的综合交通布局。

其中,在塑造“一中心三极点”综合交通枢纽布局方面,《规划》指出,依托国际航空枢纽、国际枢纽海港和国际铁路枢纽建设,强化广州、深圳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功能,建设珠海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健全广佛-深港、广佛-珠澳与跨珠江口通道布局,联合港澳一同塑造粤港澳大湾区枢纽集群。加快建设汕头、湛江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提高韶关综合交通枢纽能级,增强粤东粤西粤北区域联系粤港澳大湾区、辐射周围区域的交通区位优势。

在塑造“轨道上的大湾区”方面,《规划》指出,建设广州至珠海高铁、珠海至肇庆高铁等项目,推进广深港高铁和广珠城际进入广州中心城区,研究广州至深圳高铁新通道,建设广深、广珠快捷走廊。加快构建佛山经广州至东莞城际、佛肇城际-佛莞城际-莞惠城际、肇顺南城际-中南虎城际-塘厦至龙岗城际等3条横向铁路通道。结合深圳至江门铁路同步建设广珠城际铁路中山联络线,形成珠海经南沙至深圳的环珠江口直连铁路通道。健全大湾区铁路枢纽布局,强化高速铁路、城际铁路、城市轨道交通高效衔接,推进城际铁路与城市轨道交通系统互联互通,全方位推进轨道交通多网融合。

依据《规划》,到2025年,广东高速铁路和高速公路里程分别达3600公里、12500公里,民用机场旅客年吞吐能力达2.5亿人次,港口货物通过能力达21亿吨,基本达成“12312”出行交通圈和“123”快货物流圈。